收藏本页 | B2B |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
99

雅途印刷

纸品印刷 名片|宣传单|画册|杂志|产品手册|海报|折页|说明书|...

网站公告
雅途印刷电话:0755-29084899,业务QQ:2833243221雅途印刷是一家专业生产制作名片,宣传单,画册,杂志,产品手册,海报,折页,说明书,复写联单票据,信纸信封,邀请函,贺卡,手提袋,广告纸杯,PVC会员卡,不干胶标签,深圳宝安西乡坪州广告印刷专业生产厂家,为你提供全面的LED灯具相关价格,型号,图片,参数信息!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刘育邦
  • 电话:075529084899
  • 手机:13632861520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最新活动
如何理解「日本无条件投降」之说?大象公会
发布时间:2021-11-23        浏览次数:        

  “日本无条件投降”是一种习惯性说法,不能算错。但与德国相比,日本的“无条件投降”有一些区别。

  1945年7月26日,美、英、中三国发表《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对于是否接受该公告,日本政府内部意见不一,首相铃木贯太郎主张“置之不理”,“为战争到底向前迈进”。随后,美国对日本使用了。

  眼见战败已成定局,日本军政首脑转而主张“护持国体”,希望在保留天皇制这一前提下,向盟国投降。军方尚不满足于此,提出了自行处理战犯、自主解除武装、同盟国军队不进占日本本土或仅限于象征性驻兵等投降条件。

  8月10日,日本通过中立国瑞士和瑞典,以一种非正式的方式,照会美、英、中、苏四国,表示准备接受《波茨坦公告》,但希望盟国应允不损害天皇的地位和权威这一条件。该非正式照会如此写道:

  “日本政府准备接受中美英三国政府首脑于1945年7月26日在波茨坦所发表、后来又经苏联政府赞成的联合公告所列举的条款。而附以一项谅解:上述公告并不包含有损天皇陛下为最高统治者的权利的任何要求。日本政府竭诚希望这一谅解能获保证,并切望迅速对这种保证予以明确表示。”②

  接到该照会后,美国总统杜鲁门邀请了海军上将李海、国务卿贝尔纳斯、战争部长史汀生、海军部长福莱斯特四人,共同商议如何应对。杜鲁门的顾虑在于:

  “我国有许多人认为天皇是日本政治制度的不可分割的部分,我们曾保证要摧毁这种制度。我们能不能一面保留天皇同时却指望消除日本的好战精神呢?我们能不能把附有这样大的‘保留条件’的答复当作我们不惜进行战斗以求实现的无条件投降呢?”

  意即:(1)保留天皇是否会影响到日本好战主义的消除?(2)保留天皇是否会破坏盟军追求的“无条件投降”?

  史汀生认为,保留天皇对美国有利,投降后的日本需要有一个仍受到民众拥护的权威象征。李海认为,以保留天皇来促成日本投降,是一件可以接受的事情。贝尔纳斯则认为,同意日本保留天皇,就意味着要接受一种“次于毫不含糊的投降声明”的东西,他对是否应该接受这种东西,心存犹疑。福莱斯特则提议,可以在给日本的答复中留有余地:一方面表示愿意接受日本投降;另一方面则强调投降条件必须“能彻底实现波茨坦公告的意图和目的”。

  福莱斯特的提议得到了杜鲁门的认可。国务卿贝尔纳斯据此起草了一个答复草稿,内中有盟国最高统帅可以“采取他认为适宜于执行投降条款的步骤”、“日本政府的最后形式将按照波茨坦公告,依日本人民自由表达的意志确定之”等条款,既未明确答应日本的投降条件,又为保留天皇的地位与权威一事,留下了运作的空间。

  杜鲁门将该草稿电告中、英、苏三国领袖,英、中两国均表示同意,蒋介石的答复中还特别提到:

  “我也同意,日本政府的最后形式应依日本人民自由表达的意志建立之。后者是我多年来曾表示过的条件。”③

  苏联则认为,日本提出这样的要求,意味着其并非无条件投降,故苏联部队仍将继续向中国东北挺进。在给美国的答复中,苏联最关心的问题是谁来做管控日本的“盟国最高统帅”,苏联希望进驻日本的“盟国最高统帅”有两人,美苏各一,苏联方面可由华西列夫斯基担任。该要求遭到了美国驻苏联大使的坚决反对,在他看来,“最高统帅不由美国人担任是不可思议的”。经过激烈的争论和僵持后,斯大林表态同意让步,不再坚持设置“一位以上”盟军最高统帅。

  8月11日,盟国对日本做出了正式答复。8月14日,收到盟国答复的裕仁天皇,在御前会议上说道:

  “关于国体,敌方也是承认的,我毫无不安之处……如果继续战争,无论国体还是国家的将来都会消失,就是母子都会丢掉。如果现在停战,可以留下将来发展的基础。”④

  “关于国体,敌方也是承认的”一语,显示日本政府已经准确接收到了盟国所传递的信息,虽然该信息并未形诸于明确、具体的文字。

  “‘无条件投降’一词,并不意味着德国人民将受到奴役或灭亡。但是它却意味着盟国在受降时不受任何条约或义务的约束……如果说我们是受着什么义务约束的话,我们只凭着自己的良心对文明负有义务。我们并不因订立契约的结果而对德国人负有义务。这就是‘无条件投降’的意义。”⑤

  在对德问题上,丘吉尔一直坚持上述观点,主张“没有必要把我们将来的政策告诉德国人——他们必须无条件投降,然后等待我们的决定”。

  “我们已就共同的政策与计划商得同意,以便实施在德国武装抵抗最后被击溃后,要共同使纳粹德国接受无条件投降的条款。这些条款,在最后击溃德国之前,将不使人知道。”⑥

  但对日的《波茨坦公告》却有所不同。盟国不仅提前向日本公布了具体政策,还白纸黑字写下了一些看上去相当宽厚的许诺。比如:

  (1)公告第九条规定,“日本军队在完全解除武装以后,将被允许返其家乡,得有和平及生产生活之机会”;

  (2)第十一条规定,“日本将被允许维持其经济所必须及可以偿付货物赔款之工业,但可以使其获得原料,以别于统制原料,日本最后参加国际贸易关系当可准许”。

  (3)盟国还承诺,“上述目的达到及依据日本人民自由表示之意志成立一倾向和平及负责之政府后,同盟国占领军队当撤退。”⑦

  用丘吉尔提出的“无条件投降”定义——“盟国在受降时不受任何条约或义务的约束”——来审视《波茨坦公告》,是不难发现其中差距的。

  不过,日本在名义上,确实属于“无条件投降”——在给盟国的投降书中,写有“日本帝国大本营与所有之日本国军队以及日本国支配下任何地带之一切军队,对同盟国无条件投降”这样的句子;在给中国的投降书上,也写有“日本帝国政府及日本帝国大本营已向联合国最高统帅无条件投降”。⑧

  附带一提,坊间有一种说法称,“盟国在受降书上把原定要求‘日本国’无条件投降改为‘日军’无条件投降”,以表明“日本政府”没有“无条件投降”。该说法并不成立,原因很简单:

  一者,德国的投降书中写的是“我们的陆、海、空军的所有武装力量以及现在由德军统帅部指挥的一切兵力向红军最高统帅部,同时向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部无条件投降”,也仅说德军投降,而未言及德国政府。

  二者,如前文所引,在给中国的投降书中,“向联合国最高统帅无条件投降”的主体,是“日本帝国政府及日本帝国大本营”。

  略言之,“无条件投降”字样,实实在在写入了日本的降书之中;但在达成“无条件投降”之前,盟国曾含蓄允诺日本保留天皇制,也曾在《波茨坦公告》中就如何处置日本公开写下了不少宽厚的条款。

  ②③《杜鲁门回忆录(第一卷)》,世界知识出版社1964年,第328—331页。

  ④《日皇裕仁在御前会议上的讲线日),张蓬舟主编《近五十年中国与日本(1932-1982)》第五卷,四川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334页。

  ⑤徐康明:《日本的“有条件投降”及其消极影响——日德两国投降情况比较》,《日本学刊》2000年第2期;

  ⑥《苏英美三国克里米亚(雅尔塔)会议公报》,王绳祖主编《国际关系史资料选编》(上册第2分册),武汉大学出版社1983年,第761页;

  ⑧《侵华日军的投降书》,王季平主编《八一五这一天》,光明日报出版社1985年,第381—38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