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 B2B |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
99

雅途印刷

纸品印刷 名片|宣传单|画册|杂志|产品手册|海报|折页|说明书|...

网站公告
雅途印刷电话:0755-29084899,业务QQ:2833243221雅途印刷是一家专业生产制作名片,宣传单,画册,杂志,产品手册,海报,折页,说明书,复写联单票据,信纸信封,邀请函,贺卡,手提袋,广告纸杯,PVC会员卡,不干胶标签,深圳宝安西乡坪州广告印刷专业生产厂家,为你提供全面的LED灯具相关价格,型号,图片,参数信息!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刘育邦
  • 电话:075529084899
  • 手机:13632861520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产品试用
致敬朱自清《背影》……关于“小红花”的8个秘密
发布时间:2021-11-24        浏览次数:        

  《送你一朵小红花》的初稿是韩延4年前写的,韩延将他对生活的一些细腻的、独到的体验与观察都融入到影片8场相对催泪感人的戏中,影片更多呈现的是一个群像,不仅展现了癌症病人对生命的思考,还有整个家庭、社会对患者的真实态度。

  由韩延执导,易烊千玺、刘浩存领衔主演,朱媛媛、高亚麟主演的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已于2020年12月31日上映,该片讲述了韦一航和马小远两个患癌病人在与病魔抗争的过程中,开始积极面对生活,一起成长的故事。截至发稿前,上映5天,票房已达7.7亿元。

  5年前,韩延执导了同样以癌症患者为主人公的《滚蛋吧!肿瘤君》,讲述了主人公熊顿如何去抗癌,跟病魔作斗争的一个过程,收获了5亿票房。《滚蛋吧!肿瘤君》之后,韩延不太希望拍那种得了病有多疼,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的东西。“我觉得那个东西不需要拍给观众看,如果观众真的想了解,去医院随便看一圈,都比我拍得要生动”。他觉得,所有的艺术作品、文学作品都是要给观众一个精神上的慰藉和治愈,(当发生不幸时)我们用什么样的方式让大家去能够面对这样的事情。

  刚毕业时,韩延拍过一部关于支教的电影《天那边》,当时他只是把这部片子当成一个习作。两年后,一个朋友给韩延打电话,说她在山里采访,山里有一个支教的大学生,是在看了这个片子之后,毅然决然放弃了城市生活,去山里支教,准备支一辈子。韩延突然脑子一蒙,当时只是为了习作来拍这样一部电影,内心是不是赞同片中那些人的人生选择,都没有仔细去考虑过。那个东西突然让韩延意识到,有这样一个群体在,用这样一个方式去相互安慰,他们一定能得到慰藉。

  《送你一朵小红花》的初稿是韩延4年前写的,韩延将他对生活的一些细腻的、独到的体验与观察都融入到影片8场相对催泪感人的戏中,影片更多呈现的是一个群像,不仅展现了癌症病人对生命的思考,还有整个家庭、社会对患者的线.假装环游世界“点到为止”

  韩延之前看过一个视频,凌晨三点钟,两个清洁工,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他们在公交站,其中一个人掏出两个荧光棒给老伴儿跳舞、庆贺生日。对很多人来讲,那个公交站只是一个上下班的交通工具,但对清洁工夫妇而言,那是他们生活的全部。他想表达的就是,在城市里面,我们只要用心,心存美好,心里都装着一些很美丽的场景和一些画面。正是因为这个感触,才有了韦一航和马小远在城市里假装周游世界的段落:对着充满鱼香肉丝味儿的烟囱吹风,在建筑工地上体验撒哈拉,在喷泉体验委内瑞拉大瀑布……韩延是怀着对他俩深深的一种悲悯之心来写这段戏,当时写着写着突然间就不想接着往下写了,他觉得这个故事停在这就是最美好的,再往下写就开始残忍了。

  整个拍摄过程,韩延一直提醒自己,这不是在拍爱情片,而是在拍爱情之外的东西。拍沙场的时候,韩延总感觉这段蒙太奇还少点什么,就加了撒哈拉的沙子有股下水道味儿,他俩在互相吐槽,那段词是韩延在现场加的,它更接近导演想表达的感觉和命题。

  这是韩延坚持要拍的一段戏,4年前就写好了。易烊千玺饰演的韦一航喝醉了酒,在雨夜找刘浩存饰演的马小远吐露心声,韩延觉得,这里面肯定有爱情的东西,但更多的是荷尔蒙的、青春的东西,韦一航体内的某种东西被唤醒了。易烊千玺在这场戏有大段台词,原来的台词比这多一倍。韩延写这场戏时一气呵成,完全没有停顿,但真的是太长了,后来编剧帮他修改删掉了一些东西,也把他对青春期的这种理解,那种细节的东西往里加了一些。

  韩延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相比得病离开的人,其实最痛苦的是留下的人,留下的人应该怎么面对这种失去。片中有一场韦一航父母给儿子录制视频的段落,用这种方式给孩子一个答案, 来鼓励他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这场戏韩延4年前就写好了,从来没有改动过。

  其中有父母过红绿灯的段落,拍那场戏的时候,剧组分了两队,韩延带队拿手机拍,摄影组去拍空镜。整个拍摄不太像一个拍电影的剧组,只有一台手机,都是演员自己在拿着拍。过马路的那场戏,在整个片子的大场面中能排进前三。所有群演都是剧组特意带过去的,就是希望父母可以毫无痕迹地融入到人群里面。

  韦一航母亲从医院出来遇到抱着孩子的乞丐咆哮那场戏,也是韩延4年前就想好一定要拍的。为了拍好那场戏,剧组动用了100多辆车去拍堵车。这也为现场演员情绪突然爆发做了铺垫,她的怒火一下就被点燃。而且这样的母亲一旦爆发,她的情绪会比普通家庭的母亲来得更加猛烈。

  韦一航雨夜告白那场戏中,马小远指着旁边的聋哑外卖员说,活着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那个外卖员一开始在剧本中是没有的。

  有一次韩延在制片人家里讨论完剧本,大概晚上九点多,从楼道出来,看到一位快递员,不能说话,一直拿手机暗示他,按那个门铃。韩延从来没有听过有这个物流公司,还以为那个快递员是骗子。门铃响了之后,业主一直在问“喂?谁呀?”就没给他开门,韩延大概明白什么意思,就给业主说,是不是点了什么东西,有个外卖员在底下等着。回到家后,韩延就把这段写到剧本里了,他觉得,冥冥之中快递员的故事也需要有人来帮他讲。之所以人们对世界有偏见,对自己的情绪管理有问题,都是因为看这个世界不够全面,如果我们可以完整地看这个世界的话,会发现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动机的。

  片中,一位父亲坐在医院外边马路上,吃女儿(其实是韦一航点的)“点”的红烧牛肉饭的段落,是韩延根据亲身经历创作的。韩延有一次陪媳妇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看病,他在门口转悠,看到一个人提着一个大包袱,从医院走出来,坐在路边,没有表情。韩延就一直在观察他,心想,这哥们是没看上医生?没挂上号?突然间,过来一个外卖员,递给他一份盒饭,说有人给你点了份盒饭。那个人拿过外卖就四处看,想看是谁给他点的。韩延也在那四处看,很奇怪是谁点的。韩延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外卖员出于同情,自己给他点的,因为这种单不知道怎么下。看到那一幕后,韩延就在想,早晚有一天,要把它拍进我的电影里面。

  写剧本的时候,对青春期男孩的理解,很多来自韩延个人的经验。比如他给父亲做那碗面的时候,就是青春期孩子的行为,因为他不成熟,不知道怎样去表达,就会装作他刚好煮了一碗。写这场戏的时候,韩延想的是朱自清的《背影》,他当时拍了一个高亚麟饰演的父亲吃面的背影。《滚蛋吧!肿瘤君》里也有,那个拿薯片的爸爸的背影,当一个孩子看到这样一个背影的时候,孩子会意识到:我需要成长了,父母坚不可摧的形象在坍塌,他们意识到不能再玩世不恭肆无忌惮了。韩延受朱自清影响很大,每个人人生都会有一次对父亲高大形象的转变,当你发现父亲老了时,一定会有成长。

  片中有一场戏,家人一起聚餐,庆祝韦一航的奶奶过生日。中间韦一航带着弟弟去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家人说,就算卖房也要把孩子的病治好。韦一航进到屋里,给家人鞠了一躬。

  鞠躬这场戏是韩延和易烊千玺围读剧本的时候加的。每天勘完景,韩延就把易烊千玺叫到房间讨论剧本,这场戏会怎么拍,各自说下自己的想法。韩延和易烊千玺有个约定,拍那场戏的时候,就在他旁边待着,如果可能的话就直接走进去,给他们鞠躬,看看能不能抓到他们的反应。这场戏是高亚麟和朱媛媛饰演的父母在一起拍的第一场戏,也是高亚麟老师在片中的第一场戏,韩延没有提前和他们说。他们完全就蒙了,不知道该不该接下去。其实导演拍了几种状态,一种状态是易烊千玺非常真诚地走进去鞠躬感谢他们。一种是劲儿劲儿地走进去,意思是拖累家庭的后腿了。

  拍电影时,韩延经常给演员说的一句话就是“不要把那个情绪演那么准确,我需要符合的情绪。”他不需要表演特别明确,给家人鞠躬道歉,既有抱歉又有自暴自弃,劲儿劲儿的那个东西,又有一种愧疚,它是综合在一起的。韩延觉得,生活中大部分的情绪都是复合的,很少做单向的情绪。韩延加这场戏的时候,也没有明确他为什么要鞠躬,也许有的观众看到了他的真诚的致谢,也许有观众看到他内心的拧巴,不同的观众在不同的视角下看到的东西不一样。